大鱼:写作者:安石榴

镜湖有大鱼,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大鱼。也就是说,它不是一米两米长的大鱼,而是三四十米长的大鱼。

镜湖的大鱼没有喀纳斯湖的大鱼有影响力,但终于升温了。

这是噱头吗?还是炒作?不关我的事。我用这种语气来叙述我和任何媒体都没有关系,只是因为……等一下!

我叔叔住在镜湖,这是一个古老的林业产业。年轻时在镜湖水道厂工作,把刚砍下来的原木放入湖中,整理好,然后顺着湖水的流向运出山外。我从未见过自己运输原木的壮观场面。它像灭绝的动植物一样永远消失了。我只见过一张照片,但我认为那只是一张照片。

我叔叔住在山里,我阿姨养了一头牛,两头猪,三箱蜜蜂,一群鸡和一只狗,还参加了一个大花园。

那次去舅舅家,关于大鱼的传说到处都是,但是从来没有人以任何方式抓到它。是的,从来没有。

当我走进院子时,我的叔叔和婶婶正在八月的秋日阳光下采集蜂蜜。大叔穿着一件半袖的老人衬衫,两只黝黑的胳膊,一只脚踩在踏板上。蜜蜂在他周围嗡嗡作响。我害怕看到——有蜜蜂在我叔叔稀疏的头发和阿姨的鼻尖上爬来爬去。

我把相机、摄像机、大功率望远镜等机械放在舅舅的院子里,一排枪对着湖面。这些事情做完之前我一句话也没说,叔叔阿姨也不理我。

我问舅舅:“真的有大鱼吗?镜湖就在你面前。你见过大鱼吗?”

大叔犹豫了一会说:“你记好了,什么都不能知道。”大叔说的话“人”很认真。人“知道了就不好了。如果人们不知道这座山上有大松树,那些大树就还活着,现在还活着,1000年、10000年后也是这样。当人们知道后,那些大树将会消失,甚至它们的后代也将难以生存。”

当时心里充满了探索的欲望,就打断了舅舅的话,说:“请说实话,有大鱼吗?”

大伯深深地看了我一眼,不吱声。我突然感到不同寻常的异样。首先是大黄狗,刚才还在我身边蹦跳着撒欢儿,这一刻忽然夹起尾巴、耷拉着耳朵、耸着肩膀一溜烟钻进窗户下面的窝里去了。几只闲逛的鸡抻长了脖子偏着头,一边仔细听,一边高举爪子轻落步,没有任何声息地逃到障子根去了

大叔深深看了我一眼,沉默不语。我突然觉得有些不寻常。首先,刚才围着我跳来跳去找乐子的大黄狗,突然夹起尾巴,耷拉着耳朵耸了耸肩,溜进了窗下的窝里。几只流浪的鸡伸长了脖子,歪着头。他们一边仔细听着,一边举起爪子,迈着轻盈的步伐,无声无息地逃向障碍物的根部。

我突然明白了叔叔的眼神,然后我周围巨大的寂静像云一样黑暗。阳光并不暗淡,但依然透明而湿润,但森林里的鸟儿似乎遇到了宵禁,同时沉默了。接着,平静的湖面上涌起一层白雾,随即一排排一米多高的水墙像波浪一样涌了进来,然后……等一下,你猜对了。

大鱼出现了!

大鱼又不见了!一切都回到了过去。

我带来的一些现代机器是一堆废铁。是的,我没有时间做手术。我遗憾地坐在地上,看着鸡又开始打架。大黄狗跑出院子,站在湖边大声吠叫。森林里的鸟儿一只接一只地歌唱。我突然想到:其他的动物或者植物应该是什么样子的?

大叔淡淡地说:“我们活我们的,他们活他们的,互不侵犯。”

他说:“你们是有缘人,有时候隔几年不出来一次。”阿姨在她身边点头。

接下来的一个月,我住在我叔叔家。我睡得很少,吃得很少,基本上不说话,但我的心很安静,很压抑。叔叔和婶婶仍然每天快乐地忙碌着。两头猪和一头牛互相唱着,发出短促的呻吟和长长的叹息,展现了生命的本来面目。

一天晚上,阿姨拿出她自制的山酒,我和叔叔边喝边聊,叔叔给我讲了另一个神奇的森林故事。

萨维奇?外星人?等一下,别猜了,你猜错了。另外,和我叔叔一样,我一句话也不会说。

我死了也不会说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