墙壁的温度:发稿人:Rebect_zr

你筑起的墙坚固而厚重,坚韧而笔直,简单而温暖,这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温度。

一个

湛蓝的天空,纯净的白云,时钟随时在接近黄昏的时候一步步转动,昏暗的天空下你疲惫的眼神是那么的缺席,试着睁大眼睛,小心翼翼的在公交车的方向寻找熟悉的身影,你焦急的表情中有一丝丝的喜悦。

就因为一个电话,听说五一假期要来你家。那天你没有去工地上班。你起得很早,洗了床单晒了被子,买了我喜欢的菜和零食,为我的到来做好了一切准备。开了几个小时的车,我来找你的时候,笑容让你脸上的皱纹更加突兀。看看你的老脸,疲惫的眼睛和干涩的手。我一阵阵心疼,但从来没说过。那时,我们之间的那堵墙,就像我没有对你说的,就藏在我身后。

暗淡的天际线慢慢退去,就像卸了妆的女人,在夜晚会露出她最真实的一面。如果遇到最信任的人,你会被解除武装,疲惫不堪,你的外壳也会被剥掉,这样你才能看清自己的内心。就像我一样,回到你身边,只想看着你安静的做事,发自内心的倾诉。同样的天空,同样的等待,是当我年轻的身影靠在我家的墙上,等你回家,记得吗?童年总会有一些记忆留在心里。制作组刚解散的时候,你去镇上帮着附近的叔叔们。黎明前,你出去了,直到黄昏或夜晚才回来。白天我一个人玩,天黑了就站在门口盯着你回来的唯一路。夜晚总是很短暂,层层黑暗的天空覆盖着我们的房子。我怕你回来时昏暗的树影遮住了身影。我一遍又一遍地问奶奶,你怎么还没回来,于是我在门的角落里等,甚至在后墙上等,我就睡着了。那时,你似乎是我唯一的寄托,只有看到你回来,我才感到安心。当时我等了很久。我内心的温暖和依恋让你无时无刻不在想念它。至少我试图靠近你所在的墙的尽头,寻找一个温暖的支撑。

生产队解散前,你和村民一起修水库,男女都努力工作,挣工分。我骑着自行车跟着你下了斜坡,但是我不会骑自行车,只有我的腿卡住了,我享受着风的速度,不管一个接一个的翻滚。你帮制作组摘栗子,我跟着他们上山。我也听了你的会议,跟着你一起放牛,摘黄花,摘茶叶。跟着你去的地方,却喜欢制造噪音,让你无法安宁。随着我的成长,我意识到你的脾气越来越暴躁。我经常被鞭打,怀疑这是不是你自己的。真的是捡来的孩子吗?不然怎么会被打得头破血流,皮肉模糊,到处都是伤口?后来才知道,不是你的脾气越来越差,而是我越来越不听话,真的让你忍无可忍。那时候,你的鞭策不仅没有让我从此乖巧听话,反而变得越来越凶。我不怕你再来反对我,我恨你对我的训诫。从那以后,我们之间的矛盾从未停止。只有两个人相处,我们在冷战和热战中和好。和解如昙花一现,难得一见。

这样,你就在我们心中牢牢筑起了防御墙,并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拦截住了内心的阵地。当时我觉得你建的墙好残忍好冷。

很多次以后,我还是很珍惜和你的争吵,因为即使那样,你至少每天都会出现在我的眼前,墙的屏障里依然会有你的回复。有一瞬间的恨有什么不好?恨充满了爱,它在我心中不断变化。青春和无知中难得的温暖,是我在墙壁的回声中听你的训斥,至今封存在记忆深处。

秋天沙沙作响,树叶漂浮在空中。风在吹,树枝在疯狂地摇动。庭院很深,充满了孤独。我刚上初中,从那以后我只能在电话里听到你遥远的喋喋不休。这堵墙真的把我们分开了,或者说让我无法测量这堵墙的厚度。我需要用电话作为工具,每周哔哔哔一声“陪伴我逝去的青春。空荡荡的大房子,积满了灰尘,堆积成了所有的损失。无数个漆黑的夜晚,我一个人在烦恼中沉睡,听着外面的雨声,电闪雷鸣。就躲在被子里,塞住耳朵,想逃避所有黑暗的恐惧,却躲不开。

同一片天空下,有大雨吗?你能从远处听到我内心的恐慌和无助吗?你能看见我在黑暗中搜寻的眼睛吗?反正我不会在门口等你回来,因为我知道你远在天边,一年后的春节也只是短暂的相处。平日里少了期待和傻傻的等待,慢慢学会在孤独的岁月里独自过平静的生活。

毕竟时间和空间被太多杂尘隔开,阻隔了我心中的秘密。不再善于交谈,不再喜欢交流,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心里,默默地、傻乎乎地看着空荡荡的房间。想到委屈就躲在角落里哭。你把自己包裹起来,避开外面的世界。当我在一个角落里的时候,墙壁被我的眼泪弄脏了,变得温暖而柔软。你不知道,你在身边时那种嚣张跋扈的性格,此时那种倔强的气质,在你骨子里已经完全变成了顺从和沉默。回来的时候,你有没有想过,沉默里充满了另一种沉默,那种心里陌生,嘴里沉默的沉默?时间久了,再多的礼物和温暖,也无法在最孤独的岁月里带回陪伴。我只是陪着墙,但我觉得墙的温度是当时最冷的,是一堵很凉的墙。

任何一丝阳光都被吞噬,一群疲惫的农民工居住在一个宽阔黑暗的地下室里,匍匐在一个不分昼夜的空间里生活。

我在一个夏天的黄昏随老乡走进这个地下室,后来发现有很多出入口,敞开地下室初次走到中间时,犹如走在漆黑的夜路,心里紧缩,提着行李走在老乡身后,生怕一不留神迷失在这样的黑暗世界里。穿行地下室,走过一条条不明深浅路,经过一间间木板围成的木屋,我终于在老乡带领下占站在你等候的木屋里。仔细打量一番,木板门上有把锁,木屋陈设倒是和

一个夏天的晚上,我和我的老乡一起走进了地下室。后来发现出入口很多。当我打开地下室,第一次走到中间时,就像走在漆黑的夜路上。我心里一紧,提着行李跟在老乡后面走,生怕在这么黑暗的世界里迷路。走过地下室,走过不知深浅的道路,路过被木板围起来的木屋,在老乡的带领下,我终于站在了你等待的木屋里。仔细看,木门上有锁,木屋的陈设和木屋一样。

普通家中一样,虽小却井井有条,简单的生活所需都有。你笑着说,“你来啦,知道你要来,我先从工地下来做饭等你来。”放好行李坐下来和你聊聊来的路上闲事,这次我不再沉默,16岁的姑娘没有那么多忧愁,或许已经度过人生最孤寂的时候。这里生活条件很差,你却希望我暑假能多些日子和你一起,家人的陪伴越少越显得可贵,我们就越渴望。得不到总是觉得好,得到的总是不会珍惜。晚饭时间到了,黑暗里的灯火一点点亮起,饭香味道无声地弥散,家的温暖,让幽深黑暗的地下室也充满人情味。

夏天的清晨,很多熟睡的梦想家总会被吵醒。当我迷茫的时候,看到不明朗的天空,你会告诉我起床记得吃我买的早餐,然后我会匆匆忙忙的去上班。我小时候,你早上和大队一起干农活。现在,作为一个成年人,我仍然看着你努力工作。女人总是负重太多,母亲总是为了孩子更好的成长而挥汗如雨。早饭后,我醒来,坐在小木屋里。你说这里住着近200人,都是外来务工人员,大部分是夫妻,也有一些单身男性,全家都在这里。看着地下室臭气熏天的沟渠,垃圾撒得到处都是,黑暗中还夹杂着泥巴和沟渠的味道。整天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,无疑是对人们心灵最大的污染。突然,我为生活在这里的数百人感到难过,更为你感到心疼。每天早起晚归。在一个城市最悲惨的角落,抓到一个污垢。然后用你的手举起石砖,建造高楼大厦。你生活在各种乱七八糟的环境中,你不断地换地方。每栋高层建筑的地基里都有自己的身影。我看不到你田间劳作的背影,只有你满身水泥,扛着成堆的石砖,扛着工具包和提着泥桶的样子。

每天都有这样密密麻麻的水泥墙陪伴着你,用自己的双手去触摸,为更多的人建造温暖的家。突然,我意识到这才是墙的真实温度。不是你我之间的隔阂,也不是距离对我们亲情的阻隔,而是你辛勤劳动创造的幸福家园,你对家庭、生活的坚韧支撑,给我带来的淳朴与感动、温暖与自豪。

你筑起的墙,温暖的情感,紧实的厚度,炽热的温度,是生命最好的依靠,也是我在寻找的生命温度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