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河,网络写手:云岗

我觉得白河城是栽到山上的,就

我觉得白河城是栽在山上的,所以。

像树栽在山上一样。

我第一次听说白河是在上世纪80年代,当时在那里召开了一次全国会议。与我相邻的县是白水县。白河、白水、百里都有水,我马上记了下来。但我无法想象这是一个怎样的地方。开会的同事回来说有河,但主要是山。县城建在山上,所以你不能骑自行车。

不知道过了多少年,突然想去白河,于是以开车为乐。我离开高速公路的时候是晚上,天快黑了。我跟着导航上山了。山上灯光闪烁,道路狭窄,正是白河城。刚一路往上走,街上也是一连串的斜坡,很奇怪,突然明白自行车失宠的原因了。最后,在一条稍微平坦的街道上,我找了一个小旅馆住下,然后去街上找吃的。两边的小餐馆门没有完全关上,但是没有我想吃的东西,所以我不得不沿着街道走。街上行人很少,环境很安静,有一种异乡的感觉。后来,我去了一家烧烤店,尝了尝。没想到美丽的陕南这么好吃!离开白河之后,回想起来,不知怎么的,总觉得白河就像一座寺庙,安静,空灵,神秘,越来越像海市蜃楼。

前几天小武哥邀请我去白河旅游收藏。我一愣,随即欣然前往。

我从郧西坐车走了一条近路,但不想修国道。路破了,坑坑洼洼,人潮汹涌,我的心不自觉地皱了起来。幸运的是,在明亮干净的汉江旁边,我以为里面一定有白石河。一瞬间,海市蜃楼般的白河熨平了不安的心。跳啊跳啊,车子拐进陕西,在汉江上绕了一会儿,一座城市出现了。城窝在山间,形似簸箕。小自然是小,但是建筑都是新的,大多是高层,似乎和周围的山竞争。有人说白河到了。我有点惆怅。白河不是在山上吗?它什么时候下到沟里的?移民搬走了?那么,是白河吗?接待员问,回答说这是开发区,老城还在山上。紧绷的心可以得到缓解。

晚饭后,我匆匆去看白河市。走出酒店大门,沿着河岸走,左转,开始攀登。道路已经拓宽和重建,既不陡峭也不缓慢,汽车呼啸而过,更多的摩托车。行人也很多。人们背着手上山,挥着手下山。女人们上山下山都要挺胸抬头,迎上去,腰扭得像跳舞一样,胳膊荡得像花一样,难怪一个个都长满了胸、腰和长腿,而且精气神就像阅兵场上的女战士。路的左边是山,右边是沟。河在沟里流淌,河的两岸矗立着白墙灰瓦的建筑。建筑所在的山腰上,白云萦绕,宛如仙境。我陶醉了,突然看到秋天的五彩大山里真的藏着一个个小家庭,一个在这里,一个在那里,神出鬼没,若隐若现,就像月亮照耀时的星子,我在想周围的一切如何才能融合,如何才能和平相处……。

到了山坡上,城市闪了出来,左边上山,右边下山,山上到处都是街道。斜坡两侧有许多商店和建筑,其中一些是旧建筑,大多数是新建的。旧端简洁,新端高耸。虽然古典和现代没有区别,但有历史现实的比较。街道窄如大城市的两条公交专用道,天空变成一线天空。似乎很久了,天塌下来,天地间突然变得一楼高。而且楼与楼之间的楼梯很宽,但都是城市道路,名字好听。走近一看,向下是山的台阶,向上是山的台阶,并向左右延伸,树枝和树枝像血管一样连接着城市。走下斜坡,一个转弯,街道是平坦的,但不超过100米。然后一个转弯,上坡。又一个转弯,又一条街。人转三两个弯就迷茫了,只觉得坡多弯多街,走不完看不完。当时他们觉得白河城就是这么鬼斧神工。

下山的时间到了,但与其原路返回,不如走北山青石铺成的台阶。台阶两侧建筑简单,天气清新。这就是著名的巧儿沟古街。两山之间有一条小溪,小溪上有一座桥,故名巧儿沟。小溪在峡谷里欢快地载歌载舞,街道沿着小溪蜿蜒曲折。他们似乎在合作一出“曲径通幽”的戏剧。最后,台阶都走完了,但花树深处既没有曲径,也没有禅房。我们面前出现的是一条宽阔的河流,即白石子河!

有那么一瞬间,我被粉丝迷住了,仿佛唤醒了一场梦,从海市蜃楼中淡出。我觉得这条白河很奇怪,为什么要建在山上?山上的建筑和街道都很漂亮,但是需要多少钱呢?有人说白河土地少,民谣说“山高石头多,出门可以爬。土壤不是三英寸厚,土地也不是100亩平。”好在世界上没有穷人,只有懒人,白河人有的是艰辛。他们不仅把城市建在山上,还用石堆建起了23万亩梯田,把一个“不适合人类生存的地方”变成了天堂。

怀着敬畏的心情,我不由自主地抬起头,瞥了一眼眼前的人造海市蜃楼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