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乡的荆条:作者:赵利勤

小麦种下后,家乡将进入淡季。农田里没有工作,但庄稼汉的手没有闲着。在老家,大部分都是用Vitex织东西……。

我第一次了解牡荆是从教科书《江香河》里廉颇“负荆”的故事里的书。我觉得廉颇的背不是带刺的刺。从插图上看,它像是生长在他家乡的一棵光秃秃的垂肉树。我不禁猜测,如果这是真的,牡荆有几千年的历史了。是课本上最早的植物吗?Home Vitex真的太神奇了!

在我的家乡,村子周围有一条小河。村庄和河流之间有一条长长的河岸,上面覆盖着牡荆。它是一簇簇的,一个人有多高。夏天,我们捉迷藏,“游击战”在它的掩护下。秋天树叶落下时,人们用镰刀把它们割下来,带回家做东西。手指粗细,柔韧性强,绕手臂几次都不会折叠,松开后能很快恢复原状。因此,它成为人们编织篮子、京巴、彭静、京溪、栅栏等最有效的原料。而且编织的物品经久耐用,在家里用不完,在市场上卖的时候都有需求。当然,如果你想卖掉它,你必须让它变得漂亮。

有根爷是编荆条编得最好的一个。他那时已经六十多岁了,老伴瘫痪在床,生活不能自理,大女儿已出嫁,小女儿招了一个女婿。为了不给女儿

叶有根是编织牡荆最好的一个。当时他已经六十多岁了,妻子瘫痪在床,他无法照顾自己。他的大女儿已经结婚,他的小女儿已经招了一个女婿。为了不给女儿。

增加负担,他一个人担负起照顾老伴的重任。记得每年冬天,他都利用捡来的木棍、树根,把火烧得旺旺得,把老伴安顿好,就开始在屋里用荆条编东西。下午暖和的时候,他在院子里编大一些的荆棚和荆席。在我的印象中,虽然他的脸上布满沧桑,皮肤很粗糙,也很少见他有休息的时候,但他每天都是乐呵呵的,嘴里还时常唱着戏,虽然不怎么好听,但他乐在其中,从不为生活的烦恼而忧心仲仲。他用荆条编出了生活的自信和力量!

尤根叶爱看戏,在附近村子唱歌的时候总是拉着老婆坐行李车去看。他年轻时逃到陕西,经常给我们讲他的经历。一年冬天,他的妻子去世了。从此,在他的院子里只发现了他编织垂肉时的身影,再也听不到唱戏的声音。还没半年,有根爷也跟着老伴。后来才知道,他小的时候家里穷,妻子瘫痪。他照顾了她一辈子!

如今,人们已经实现了机械化耕作,从来没有人砍伐黄荆来制作东西。它们就像根野的故事,只在人们的记忆中繁盛。……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