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婚同事紧窄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

冯思燕想起来觉得很麻烦。

看到冯思燕不得不拒绝,冯老头苦着脸:“她能保护你,即使有连续的陪伴在你身边。我可以放心,你们互相照顾。你一定要体谅我老人家的心情?”

“就在一起住三个月,还是担心撑不住?”

又见老人胡说八道。

“停,停!”冯思燕说:“惹我没用。就三个月,多一天不行。”

苏绵绵正在开心地吃着,这时看见冯思燕一脸懊恼地走了出来。她起身俯下身说:“怎么了?你难过的时候,冯爷爷又逼你了?”

冯思燕陌陌说:“没有。”

苏绵绵一脸疑惑:“你们聊了什么?”

封司颜叹气。

还能聊什么?

说说站在眼前的这个无辜的捣蛋鬼。

看着苏绵绵嘴角挂着奶油,一副呆呆的贪婪鬼样子,他甚至后悔当初答应用柔软的心去封印老人。

这个点头是三个月的噩梦。

他没有废话,快步走了出去,留下三个字:“跟我来。”

苏冕向范统挥了挥手,只提了包就快步追上了他。

笑着弯下腰:“少爷,苏小姐,慢慢走。”

等冯思燕再说下去,苏绵绵已经坐上副驾驶那么多秒了,嘴里还叼着棒棒糖系好安全带。她笑了笑,弯着眼睛看着他:“去哪里?”

冯思燕坐在驾驶座上:“你这么高兴干什么?”

苏绵绵的脸有点红,她笑着说:“和你在一起我会幸福的。”

"……"

冯思燕被打败了。

他咳嗽得不自然。“矜持点,姑娘。”

“我师父哥哥说面对喜欢的人……”

“我们已经离婚了。”

苏绵绵整个人顿时崩溃了:“你不用每次都这么认真的提醒我……”

冯思燕看到她可怜巴巴的样子,嘴唇不知不觉微微勾了一下。

他顺手发动车子,用微弱的语气说:“爷爷让我照顾你三个月。”

苏绵绵喜出望外。“你答应了?!"

冯思燕:“不然?我不保证父亲能在我面前再表演吐血。”

苏冕想到了刚才说的话,低着头说:“好吧,这么大的事情我得和家里人商量。”

冯思燕脸上全

是字:“你确定要讨论?他们不让你呆三年?他们答应了,我不答应。”

只是到了门口就故意关上门。

封思言毫无疑问,苏家人和老人都穿着一条裤子,我迫不及待地想让苏勉直接过上他的晚年。

苏绵绵一秒钟就失败了,再也装不下去了。她的脸上满是灿烂的笑容:“既然你们都知道,我就不走过程了!放心吧,我不会太麻烦你的,我会照顾好自己的!”

封司严不作声。

她没有出现对他来说是值得庆幸的。

想了想,冯思燕决定去了解一下将在一起生活三个月的“山顶洞人”苏绵勉。

冯思燕试着和她说话:“我听爷爷说你4岁就被送上山了?”

苏绵绵点点头,“是啊,从那以后我就和师父在一起了。感谢我的兄弟姐妹们,我是在他们的照顾下长大的。我们的山叫武明山,平时住在财神庙。”

“财神殿?!"封公司颜静。

就像把贪婪写在脸上!
苏绵绵见他误会,忙摆手道:“不是那个意思,是师父命中无财,注定一生清苦,所以才取这个名字打趣自己而已。”

  “听起来,你们山上人还挺多?”封司衍挑眉。

  苏绵绵点头:“不多不多,就师父、我三个师兄两个师姐,还有我。一共8人而已。当然了,还有许多人想把孩子送过去师父那里,但是师父都拒绝了,我就是他最后一个弟子。”

  看她一副骄傲的样子……

  封司衍默然。

  看来深中封建余毒的家长还真不少。

  他都有些好奇她师父给家长们的洗脑方法了。

  封司衍忍不住接连发问:“那你们平时怎么生活?有上过学吗?你对现代知识了解的怎么样?”

  苏绵绵见他一连串的问题,还以为他对自己终于有了那么一丢丢的兴趣。

  师姐不是说了么,对一个人感兴趣,是喜欢的开始!

  难不成封司衍要对她……

  苏绵绵简直恨不得把自己一颗心都剖析给他听了。

  “平时需要什么都有人送来,家中东西一应俱全,很方便的。和附近的村子只隔了十几里地远,需要什么我去村里买就行了。”

  “我没有去学校上学,倒是有几家学校请我去授课。而且自小师姐师兄就有教导我,都夸我聪明有学习天分呢。”

  “现代知识我都知道呀!你放心,我在山上时,勤学苦练,紧紧抓住了时代的尾巴,绝不给你添麻烦!”

  嗯……听起来……

  住在一座距离村子十几里地的深山小庙里。

  就这么几个人的地方,就别谈教育了。

  封司衍看着她拍着胸脯,恨不得把胸部拍凹的激动样,仿佛看见她左脸写着“文”,右脸写着“盲”。

  她那师父师兄师姐……听起来就没一个靠谱的。

  一群大文盲教一个小文盲罢了。

  偏偏这个文盲还不自知,特别自信,还爱吹牛。

  大意了。

  封司衍握着方向盘的手抖了抖,有些艰难的揉了揉额头。

  正发着愁,封司衍突然眼前一亮!

  扫盲第一步,就是教育!

  一个人所处的环境,决定了一个人会变成什么样的人。

  苏绵绵之所以变成这样,都是因为她在山上长大,完全意识不到自己有什么问题。

  靠他一个人来教,那多费劲。

  将她丢去学校,和同龄人接触,岂不是能最快适应现代社会节奏?

  而且没准还能破除她脑子里那些封建迷信,把她给掰回来,变成个正常人。

  而他,凭借他的扫盲行动,拯救无知少女!

  轻轻松松,深藏功与名。

  “你笑什么?”旁边传来苏绵绵巴巴的声音。

  封司衍回神,才发现苏绵绵突然靠的很近。

  他皱了皱眉,就听见苏绵绵一脸花痴的傻笑道:“真好看。”

  “咳。”封司衍恨不得分分钟把她丢下车,想到答应老爷子的,只得耐着性子道:“你想跟在我身边?”

  苏绵绵娇憨的使劲点头。

  “那这三个月,你就得一切听我的。”封司衍语气带着几分霸道,“在这个社会,没有文凭寸步难行。明天我安排你去学校入读。”

  “我有啊,好多呢。”苏绵绵打开她的大布包。

  那布包简直像哆啦A梦的肚兜。

  只见她从里面掏出好几个证件。

  本科、研究生、博士……

  一大摞。

  封司衍不可置信的看着她:“你别的没学会,倒是学会办假证了?”
苏绵绵一脸迷茫:“假的?这都是真的啊。”

  封司衍不欲再讨论这种二哈问题,只道:“你去不去?”

  苏绵绵对手指,委屈巴巴的看他:“可以不去吗?”

  她想跟在他身边,每天能看着他。

  封司衍:“不可以。”

  苏绵绵:“那我去。”

  见她答应下来,封司衍才满意。

  扫了眼她身上的衣服,他又拧眉。

  干净倒是挺干净,就是充满着乡土气息,活脱脱一个山里丫头。

  封司衍喜欢安静,一个人住在市中心的一套200坪的复式里。

  苏绵绵一路像个小尾巴一样,进了门便好奇的四处打量。

  上下两层,下层主要是平时休闲活动区域。

  二楼三间房,都很大。

  一间他做了书房,另外两间为卧室,主卧他住着,另一间卧室一直空着,从来没有人住过。

  封司衍看着她兴奋又好奇的四处参观,直接掏出手机打给张扬。

  一听要给苏绵绵安排读书,张扬卡壳了一瞬:“苏大神20岁还没读过书,安排进封氏旗下的学校,是不是有点不合适?”

  封司衍语气淡淡:“让她读书,不是为了让她有好成绩,是为了让她做一个正常人,扫除她脑子里的封建迷信。”

  张扬:“大神总是有些与众不同的。”

  封司衍声音中带着威胁:“你有意见?”

  张扬声音秒弱:“不敢。”

  “给她准备几套衣服送来,正常点的。”封司衍吩咐完,直接挂了电话。

  他刚挂了电话,就见苏绵绵兴奋的直接从二楼一跃而下。

  他诧异的看向她,便见她一个后空翻,直接跳到他的跟前,小脸蛋因为兴奋,红扑扑的:“我住哪?”

  封司衍一言难尽的指了指从来没人住过的侧卧。

  “就猜到是这里,我喜欢。”说完,她直接冲上楼梯,三两步跳了上去。

  封司衍被她过于兴奋的情绪感染,有些好笑的听着二楼的动静:“有这么高兴吗?”

  他只感觉,原本安静的家里,瞬间变聒噪了。

  张扬办事的效率还是很高的,不多时就将入读的事办妥,苏绵绵的衣服也有人送上了门,整整齐齐给她码在了她房间的衣柜里。

  封司衍看着她拿着衣服左看右看的模样,脑子打结了一瞬:“你不会不知道这些衣服怎么穿吧?”

  苏绵绵猛地回头看向他,双眸亮晶晶:“我说不会,你会帮我穿吗?”

  封司衍面无表情:“醒醒。”

  苏绵绵:“真可惜。”

  封司衍扶额,别看她年纪小,还山里来的,貌似脑子里黄色废料可不少。

  他走到沙发坐下,招手示意她过来:“明天你就去学校了,为了先约法三章。”

  苏绵绵乖乖的在他旁边坐下,爽快道:“我都听你的!”

  封司衍慢条斯理的开口。

  “第一,在学校不要整天把封建迷信挂嘴边,更不能给人算命。”

  “第二,不可以和别人打架。”

  “第三,不要和别人说你是山上下来的,更不要告诉别人你和我住在一起。”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