晒谷场上爱国情,作家:念人

六七十年代,每个生产队都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的打谷场。白天,在打谷场上,晒爱国粮;到了晚上,打谷场变成了休闲的地方,男女老少都来打谷场休息聊天……

在繁忙的秋季,阳光明媚,人们喝了一大口水后仍然无法停止口渴。打谷场上,有一股又热又压的空气。成员们迅速利用这一天向公众发放粮食,并将最好的小米交给国家。

今天早上九点,太阳从空中升起,打谷场上已经人满为患。我和妹妹也来到打谷场,打开粮堆上的塑料布,用耙子把粮食一粒一粒地整平。小米展平晒太阳后,弟弟妹妹在打谷场旁边的树荫下,一边看鸡鸭吃小米,一边玩跳海的游戏。

中午,太阳越来越热。通常在这种炎热的天气里,你坐在室内都会汗流浃背,更不用说在炎热的水泥晾晒场了。父亲说:我们要晒最好的小米,送给国家。想到父亲的指示,我们并没有厌倦炎热的夏天,反而无限感激打谷场,为我们尽快完成上缴公粮收购任务创造了非常好的环境。

晒小米是晒小米最重要的事情。人要倒立,在晒田里晒谷子。中午,阳光明媚,父母突袭田地,弟弟妹妹不得不承担起晒谷子的责任。此时,我在前面使劲拉绳子,妹妹在后面扶着耙子,一遍又一遍地晒谷子。一滴汗水,一杯水,都无法摆脱打谷场辐射出来的干热。此时此刻,我们没有心情关注汗水,我们只想赶紧把小米晒干,把最好的小米交给国家,尽快完成交给国家收购粮食的任务。

虽然我们头上戴着草帽,但我们受不了烈日,打谷场上的热气让我们一直出汗。这时我在拼命拉绳子,姐姐在大力撑耙子,快速地把谷子翻来覆去。就这样,我们在打谷场上连续工作了一个多小时,直到听到小米滚动时清脆的摩擦声。

下午三点左右,我们停下来喝了一会儿水,突然,天空中响起了闷雷,一点乌云在阳光下快速移动,太阳慢慢变弱。我们以为要下雨了,就赶紧又拿起耙子,把谷子推到一座小山上。然后,我拿着麻袋,姐姐拿着簸箕,紧张地装小米。第一麻袋刚装上,第二麻袋就要装上的时候,爸爸妈妈手里拿着锄头,上气不接下气地从地里跑回来,和我们一起收谷子。经过一家四口的共同努力,在大雨来临之前,把打谷场上的谷子清理干净,装满了十个麻袋。

看着装得满满的谷子,爸爸像一位熟练的质检员一样,他伸出右手从一只麻袋中,捡起一粒谷子放进嘴里,用齿咬了一下;紧接着,他又从另一个麻袋里捡起一粒谷子放进嘴里,用齿咬了一下;他连续捡了十个麻袋的谷子,放入嘴里用齿进行检验,当每个麻

看着装满的小米,父亲像一个熟练的质检员,伸出右手,从麻袋里拿起一粒小米,放进嘴里,用牙齿咬了一口。然后,他从另一个袋子里拿起一粒小米,放进嘴里,用牙齿咬了一口。他一连捡起十袋小米,放进嘴里,用牙齿检查。当每一麻

袋里的谷子都发出清脆的声音后,他十分高兴地说:“很好,稻谷晒得很干很脆,你们翻晒工夫做到了家,辛苦了,好孩子!”

此时此刻,听到父亲对我们晒粮工作的肯定和赞扬,兄妹二人倍感甜蜜,一扫一会儿耙粮的辛苦。天气多变,风吹走乌云,天气凉爽晴朗。这时,爸爸高兴地对妈妈说:“小米做好了,今天是第一次送公粮!”他们说,家里连水都没回,也没喝。他们分别拿起扁担,每人挑了两麻袋小米,高高兴兴地去大队粮仓送饭…

俗话说,每一件喜事都让人神清气爽。看到父母如此幸福,弟弟妹妹也自豪地笑了。因为,我们第一个完成了交给国家收购粮食的光荣任务。

太阳正在逐渐落下。此时此刻,看着爸妈长途运送公粮的背影,我们再次弯腰拿起扫帚打扫打谷场,让打谷场以干净整洁的新面孔…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