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之残笺;发文人:安庆飞非

admin人生感悟2022-01-13 11:35:206安庆标签

【飘落】
落叶,
写完了《春秋》,在飘落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。
如此匆忙,它无法控制季节的走向,甚至没有时间叹息。
最后一口气的力量将用于下沉和后退,用于幻想,就像一只盘旋一次的鸟。
那些未完成的结,树枝的空缺位置,
都是留给来年春天的。

空载重量可以忽略不计。

[稻草人]
几首鸟鸣,披在肩上唧唧喳喳。
巴巴,唯一能给的就是这个。
是最后一次在腐朽或灰烬前给予和站立。
真的什么都没有了。那片蓝天是你的,飞过万年。


院子里的思想被夕阳锈住了。
剩下的,除了是空的,还是空的。
像童话一样,我喜欢了一会儿。

[邱虹]
我在秋天的一次集体投诚中死去,
我至今想不出是谁掀翻了潘多拉魔盒,把它推到多米诺骨牌上来制造这些

寒山薄水,接纳了我,一条世俗化的道路。
而我不小心接受了山上红叶的悲伤表情,让它成为最后一面飘扬的旗帜。
在告别的舞台上,唱了三声叹息之后,我脸红了,最后喊道:
Take-wine-come-

[/h
静水很深,它把思乡之情揉进了水的一部分,治愈了伤口的秋水可以如此安静。
然后它把山峰擦入水中,把星光萤火月光擦入水中,
一股泛滥的秋水清澈透明。
最后,它也把我揉进了水里。我想做一条尾鱼,感受一下这个世界的寒冷。
没想到,它竟成了秋水中的一道闪亮的光。


天厚地厚,夜里风急。你触摸的一切都是冰冷的。
夕阳依旧灿烂,堆积的阳光与阳光挤在一起,仿佛在保持匆忙寻根的步伐。
他们都低着头往前走,错过了会议,错过了会议,错过了黄昏雨中的回忆。
他们的头低,
天高是真的吗?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