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螃蟹,本文投稿:雨君

秋分恰逢“两个节日”单位送了一箱大闸蟹,一共6只。贵,300元。

看着平时很少享受到的珍奇事物,徐志摩突然想到,他已经把“看第一朵花的‘野芦苇”和“在楼外吃螃蟹”列为秋天去杭州不可错过的优雅事物。用林妹妹的话来说,“螯合嫩玉饱满,壳凸红脂香”;在《世说新语》中,金毕卓甚至感叹“右手拿酒杯,左手拿蟹爪就够一辈子了。”食物和爱情能不辜负人类成长的漫漫长路吗?所以作为一个美食家,我突然想满足自己的味蕾。

只是不经常吃,已经忘记怎么做了。打听了几个南方的文艺朋友,才想起要先洗,再蒸,吃的时候蘸姜醋。螃蟹在笼子里加热,变色,温暖可口的香味飘散开来,趁热拿出来,蟹香飘满屋。红色的蟹罩反映了全家人温暖的笑容和火热的眼神。这一幕令人感动得口水直流。迫不及待地伸出手,取下硬壳。蟹黄色像蛋黄一样会出现在你面前。它金黄油润,细细咀嚼,咀嚼后芳香四溢,真的很好吃。自己剥肉等待长途旅行后品尝的味道会提供源源不断的能量。不需要八块蟹的精致优雅,蟹黄的鲜香浓味就像一首未完成的诗。

其实真正诗意的吃螃蟹是在蓬莱岛。第一次吃螃蟹。去蓬莱也是一个“十& middotA ”长假。这个单位有两个指标,这样丈夫和另一个同事就可以和妻子一起旅行了。难得的机会,我们选择了山东蓬莱。小时候经常听大人讲“八仙过海”的童话故事,感觉蓬莱很神秘,很仙。虽然身体够不到,但内心向往。

我们在蓬莱找了一个离海边最近的地方,在那里看日出早,听潮汐晚,白天去岛上游玩。在广阔的蓬莱岛,不仅有蓬莱阁,还有望日楼、赵普楼和观澜阁。一路到琼楼,有美景,有美食,有蓬莱无尽的仙景,有无尽的神仙故事。他们还和渔民一起出海抓海带、养珍珠、抓海贝。或者和房东一起去海鲜市场买海鲜,回家自己做。一连几天,有一桌满满的海鲜宴或一桌满满的螃蟹宴持续一周。第一次看到螃蟹,不仅身材可怕,还会捏人。吃不下,也不敢吃。正如鲁迅先生所说:“第一次吃螃蟹的人,令人敬佩。螃蟹不是勇士谁敢吃?”楼主手把手教我们,安慰我们。

大伙再喝点小酒,一起哄,就让我赋诗。我总是想起《红楼梦》里吃蟹赋诗一幕。李纨和凤姐伺候贾母、薛姨妈剥蟹肉,又吩咐丫头取菊花叶儿桂花蕊儿熏的绿豆面子来,准备洗手。这时,鸳鸯、琥珀、彩霞来替凤姐。正在谈笑戏谑之际,平儿要拿腥手去抹琥珀的

大家多喝点酒,一聚就让我写诗。总会想起《红楼梦》里吃螃蟹写诗的场景。李纨、凤姐儿伺候贾母、薛姨妈剥蟹肉,叫丫头拿菊花桂花儿熏的绿豆面去洗手。这时,鸳鸯、琥珀、蔡霞来接凤姐。开着玩笑,平儿拿着红红的手去擦琥珀。

脸,却被琥珀躲过,结果正好抹在凤姐脸上,引得众人哈哈大笑。接下来,吃蟹的余兴节目开始,也有看花的,也有弄水看鱼的,宝玉提议:“咱们作诗。”于是大家一边吃喝,一边选题,先赋菊花诗,最后又讽螃蟹咏,各呈才藻,佳作迭见。贾府里的螃蟹宴生动活泼,雍容华贵,有书卷气,也有诗礼之家的风范。至今读来,饶有兴味。

然而,对蟹宴的生动描写并不是曹雪芹独有的。在此之前,《金瓶梅》里有一场螃蟹宴,但风格大不相同。书的第35章写着李瓶儿和大姐大来了,大家都在吃螃蟹。月娘告诉小宇:“屋里还有一些酒,要筛出来和你妈一起吃。”金莲脱口而出:“吃螃蟹,弄点金华酒。”补充:“只是盲目吃螃蟹”。虽然热闹有趣,但毕竟是平常事,没有大观园的魅力。《金瓶梅》里写的蟹宴,其实是现实生活的写照。

时代变了。蓬莱岛蟹宴依然萦绕在我的心头,成为一段甜蜜的回忆。

遗憾的是,近年来,螃蟹被运往北方,价格上涨。北方人买不起,南方人只能好看。就像刘姥姥说的:“一顿螃蟹宴足够我们农民过上一年了!”.蟹宴已久,连蟹文化都没落了。我能怎么办!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