悲葬,创作者:琅江水潺潺

这是从古至今到解放前对待麻风病人的一种残忍手段,以小说的形式再现出来进行形象表达。—

太阳升到一竿高的时候,吴赶着一群鸭子出了村。鸭子的/相反,他支支吾吾,但他变得越来越恼火。

麻风病一天比一天严重,感觉一天比一天不一样。我已经五十多岁了,死了也不遗憾。然而,这个家庭将如何生活?今天去业主家,业主的脸看起来像阴天。犹豫了一会儿,我平静地说:“今天你要尽力去抓鸭子,不要饿死它们。”

吴在他的雇主那里干了将近四十年的农活。他的父亲是雇主的长工,他也是雇主的长工。父亲去世后,他仍在雇主那里帮忙忙着工作。勤奋的家伙,老板像灯笼一样换了很多长期的工作,但他从未改变。勤劳的手脚,相当受主人赏识,每年年底,他都会得到主人额外的奖励。有了这一点,他对雇主发自内心的感激就花在了力量上,为雇主做出了更多的贡献。

一路上,鸭子叫声不断,可他听起来就好象是心肝被扯着似的难受极了。看看太阳,畏光的双眼就流出了泪水。——这眼睛也不可使了!想到此,心里又增了几分的懊恼。为什么,为什么,一生不干过一件伤天害理的事,却也招来

一路上,鸭子不停地叫,但听起来好像他的心脏和肝脏被撕裂了,这让他很痛苦。看太阳,怕光的眼睛流泪。——这只眼睛也不能用!想到这,心里又增添了几分懊恼。为什么,为什么,我这辈子没做过什么不自然的事,但我也被招了。

这一种无药可医的麻风病。上天难道瞎了眼吗?自己还有妻儿老小,一家人还等着自己去挣钱养活。女儿有十多岁了,儿子却只有八岁。“我真的不能死,我死了,一家人如何是好啊?”巫义端想着,也在心里暗地祈求着上天的保佑,恳望着上天能早日让自己的病彻底消除,还自己一家完整的家。

黎明时分,他出门时,妻子让他吃药。自从他得了麻风病,妻子对治疗充满信心,鼓励他每天吃药。然而,即使吃了一年多的药,也没有改善。相反,变得越来越重。半年前,腿脚微微发软,然后脸上出现了红点。麻风站出来,想瞒着别人,却也瞒不住。到目前为止,甚至连话都说不清了。吴带着帽子出门时,不敢看妻子忧郁的眼神。他二十多岁时辜负了妻子。他的父母去世了,他独自一人。就在这个节骨眼上,父亲请人来谈,然后他来了,成了夫妻。二十多年来,除了帮助雇主工作,我没有其他技能给家里增加一点收入。比自己还惨的老婆,就跟着她,忍受着十几年没生孩子的村民的白眼,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,无怨无悔地和自己分享着自己的感受。她有多难受。很多时候,他想激怒妻子,让他骂自己,让他心里好受些。但是,老婆还是不怒而威地默默咒骂了几句,就不了了之了。要得到这样的妻子,不知道需要练习多少次才能成功,心里也拿不出一个正确的答案。

鸭子在郎江里唱歌。郎江波光粼粼,静静流淌。武夷坐在河岸的山坡上,想着无尽的心事。鸭子的叫声再也无法唤起过去婺源的欢乐,婺源的心似乎越来越紧。天快黑了,我抬头看着另一边山下远处微黄的稻田。滚滚的稻浪随着丰收节热烈地跳动着。在过去,每当他看到金色的稻田,他就会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,与他的心碰撞。现在眼睛不好使,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,生活上的烦恼总是给我压力。我儿子太老了,老板已经向我投诉三次了。回去告诉他让儿子给自己做长期工作就行了。当他去见他的父母和祖先时,他也可以有一个解释。前几天,宗主和几位长老赶到,仔细检查了他的身体状况,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,就离开了。宗主的轻率到来,预示着他的生命正在走向死亡,他的生命已经在倒计时。

从小到大,村里的麻风病人在病重的时候都被户主处决。死亡的方式有很多种,死亡的时间是你无法控制的。几年前,一个麻风病人在山坡上放牛,族长带了几个人去找。然后有一个金的旧坟墓,他命令麻风病人躺下,所以他赶紧埋了它。治疗无效的麻风病人可以从任何地方获得材料,并通过其他方法杀死人,除了被水淹死。小时候听说一个一辈子没结过婚的老人得了麻风病,族长把人和房子一起烧了。对族内麻风病人的治疗一直都是为了整个族的安全。因为,代代相传的说法是:麻风是可以传染的,让麻风病人的病毒传播,村里该死多少人。这样,麻风病人的一生就无法世世代代得到幸福的结局。

看云中的太阳。吴猜到已经是中午了。他想象着妻子在家,和两个孩子一起吃午饭,一点点温暖从他的心里流过。“一家人住在一起多幸福。”生活的希望在他心中进一步涌动。族长那天到来的脸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。刚刚被幸福笼罩的心,突然像天空一样被乌云覆盖。“不,我不能死。我要照顾这个家,我要看着孩子长大结婚!”一想到要带着家人远走他乡,他的心里又升起了一个念头。很多时候,他的想法都没有实现。他认为他还有机会等待,他也希望他最终能治愈麻风病。如果有处决自己的消息,带着家人逃跑也不迟。到时候,我们会走得越远越好,再也不会回到这个地方。

“回家吧。”当吴站起来正要赶鸭子回去的时候,“你想去哪里?”好像是地下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,武义端打了个寒噤。转过头去,和族长打了个照面。宗主的身后,跟着两个扛着五桶石灰担子的男人,以及两个氏族的长老,一共五个人。族长又说话了:“段毅,你哪儿都不用去。我们是来给你送行的。如果你有什么未完成的愿望,尽管说,我们会尽可能帮助你。”吴脸色发青,说道:“族长,您让我回家。午饭后,做你想做的事,好吗?”族长说:“不吃午饭。如果你有什么未完成的愿望,请赶快说出来,让我们帮你说出来,否则,你就来不及了。”吴还在许愿,说:“家长,能不能再等两天,让我料理家事?”“不行,就是半天不行!准备好。其他要求在这个时候都没用。”族长冰冷的声音,带着威严,不可能有丝毫的求生意志。吴绝望了,说:“族长,你这么无情无义,我无话可说。告诉我,我该怎么死?”族长指着山脚下荒废多年的瓦窑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可以进去了。”

吴一边赌,一边走,一边咒骂:“宗主,你太没心没肺了,我吴都变成鬼了,不让你走!……”吴淌到满是水的瓦窑里,骂还在继续。四筐石灰倒在猪鬃里。白烟越来越多地袅袅升上空中,石灰融化的声音盖过了所有的喧嚣……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