孤独夜行者,文章来源:梦小漠

加班回家的路上,一只白色的灵兽从低矮的混沌中跳出来,原本打算带它回家。从此,我们相依相偎,却不想蓦然回首。它已经消失了。

这一幕瞬间把我的思绪拉到了武安的古武当山。那天晚上爬山的路上,我也遇到了这个灵兽。还是一样的蓝天,一样的明月,只是今天的风更温和,今天的兽更孤独。我记得在武安的日志里,我很遗憾野兽是驯养的,它没有蓝魔人那么孤傲。我一直认为,如果它不再漫无目的地游荡,就会缺乏灵性。如果蓝魔人不再享受那种孤独,它就不会在夜晚沿着长城游荡。它怎么能被称为蓝魔人呢?

蓝魔人注定要和孤独生活在一起,就像孤独会和自由永远生活在一起一样。所以我,射手座,一定会更爱孤独的人,因为那有我灵魂的味道。

小时候,夜里总能看到路边墙边有人影经过。那时候我无法理解他们对孤独的热爱,总是和人打成一片,谈笑风生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一个人躲在角落里,与世隔绝。即使在拥挤的教室里,我也会主动坐在一个角落里,尽力享受属于自己的时光。

萧战在一篇随笔中写道:孤独是一种快乐。看的时候很开心,也越来越爱她。她还说,读书其实是关于自己的。通过文字,我们可以找到与自己的相似之处。如果遇到心中已经存在的观点,我们会更认同作者,但实际上我们认同的是自己。

当你遇到一个人,发现他的某些特点和以前的朋友很相似,你很快就会喜欢上他。回想起来,才知道他们在神韵上有些相似。当时我不太明白,我是喜欢这个人,还是喜欢这种魅力,还是只是喜欢以前的朋友,还是只是喜欢喜欢的感觉。也许这些都不是。问题一旦上升到哲学的高度,就不是,也不是。有时候没必要对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那么认真,开心就好。

前几天,我跟随龚老师的脚步。我发现龚老师一定很爱这个灵兽,不然怎么会出现在很多作品里,扮演重要角色呢?也是因为龚老师的作品,我更喜欢这个灵兽。龚老师的灵兽不是我小时候印象中的孤胆侠客,但也有它的灵性和慵懒自由。

提起童年,就会回忆起童年时代个性鲜明的灵兽。豹子般的皮毛,短而厚,充满光泽。他也比同龄人块头大,表情中的寒光总是在警告陌生人不要触碰。成年后,它平日走路缓慢而平稳。如果经历过世事的老人不狂妄,不淡定。

我喜欢。大概也差不多。小时候差不多。小时候被送给邻居,但是胆子小,不敢见人,也不敢吃东西,就被寄养在我家和姐姐一起。即使有伴儿,也还是怕生。很多次,他搭起竹梯到院子里的枣树上去救他。小时候特别害怕陌生人陌生人。他总是一个人骄傲地走着,偶尔会和我在烈日下安静地坐着消磨时间。只是他没有接触过陌生人。就算拿了鼠标,也不会关注其他家庭。即使你走在他们面前,也不抬眼皮。你就闭着眼睛躺在肚子下面读我们听不懂的经文。

他和我一起长大。我怎么能不爱他呢?与其爱他,不如可怜他。被陌生人强行带走后,我们花了两天时间四处寻找。他回国后,瘦得秃顶,形容憔悴。他一定没尝过一口食物。从那以后,我更加同情他,爱他。然而,他毕竟是隔壁的灵兽。虽然他整天和我住在同一个屋檐下,但偶尔也会回他家。又一次,我失去了它,但我再也没有找到它。我希望他没有饿死。他应该改变他冷漠的性格。不然他怎么能永远活在这个世界上?虽然他不是我眼中拥有无限自由的蓝魔人,但他是我最喜欢的独行侠。

事实上,他更应该感到无忧无虑的的生命实在太短暂了。我当时太小,不知道这个道理,也没教他什么。我一直以为他能听懂我的话,其实我不懂他。

现在,我已经明白了一点无忧无虑的的幸福。加班,一天长时间盯着电脑,头都肿了,眼睛也累了,但是没有了以前的烦躁。因为我开始明白,上帝还是很公平的,在给一点苦难的同时,也会给一点甜蜜。

回家的路上,天空是深绿色的,月亮接近满月。我让窗外的风吹着我的脸颊,弄乱了我的头发。夏末的风不再燥热,也不再苦涩凉爽。它温柔顺滑,像儿时灵兽的绒毛滑过脸颊。眼镜干涩的眼睛在和风的吹拂下明亮湿润。那时候觉得回家的路太短,真想一直吹到天亮,直到地老天荒。

回家后,疲惫感完全消失了,我又活过来了。让你的思想变成文字,跳到你面前,让文字变成串联的文字,充满房间。在每个人都在做梦的夜晚,我放下了所有的伪装,带着文字走在房子的屋檐上,成了一个孤独的蓝魔人。

分享: